HP之异乡·上 第388章 ACT·421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HP之异乡·上最新章节!

    [……里格没有回来。]豆荚说。

    威克多手中的书本翻了一页。

    [那个小八眼也不见了。]

    威克多还是不做声,把书本放下,关上了灯。

    豆荚跳到他的枕头边,又道,[你刚才进来的时候为什么笑成那样?]

    黑暗中的威克多勾起嘴角,“你去信使房间看一眼就知道了。”

    [跟你说话又费劲又没劲。]豆荚跳下床。

    “你都没劲了还怎么费劲?!”

    豆荚脚步一顿,片刻后问:[里格不要紧吧?]

    威克多在床上翻了个身,烦恼的说:“我已经尽可能不去想这事了,你能不能安静到明天早上,让我好好睡一觉,补足精神?”

    豆荚猫这个晚上光“里格”就提了不下二十次。

    熟悉的摆设、熟悉的家具、熟悉的房间全都变得索然无味,就连空气都透着几分寂寥,时间仿若凝固在黑夜中止步不前,只有摆放在床头柜上的南瓜小闹钟发出轻微的咔咔声,提醒屋子里的人光阴正一分一秒的流逝。

    刷着一层金漆的铸铁吊灯在黑色的背景下轮廓狰狞,威克多瞪眼打量了一会儿,他早就过了被异想天开的恐惧打败的年龄,他慢慢转过头,面向另一边,那里是空荡荡的枕头和冰凉的床铺。

    苍白的月光穿过窗棂,洒出一床的逶迤清幽。

    他在心里叹口气,拉高被子,数着绵羊,闭上眼睛。

    ***

    卡卡洛夫在公共休息室门外打了个哈欠,然后迅速把身上的簇新巫师袍整理一遍,又梳了梳头发,抹了抹胡子,做完这一切后有些神经质的四下张望,再三确定没有学生进出注意到刚才的不体面,才精神抖擞的走进休息室。

    卡卡洛夫没有想到威克多已经坐在休息室内的单人沙发上了,他拿出用彩色宝石镶嵌着德校校徽图案的怀表瞄了一眼,错愕的说:“你这么早起来干什么?”

    现在才凌晨五点。

    三强争霸赛的第二个项目定在早间九点在黑湖上集合,徳姆斯特朗的三桅船离集合地点非常近,就算游过去也花不了四个钟头。

    威克多的表情有些不太自然,他抿了抿嘴,“……我睡不着。”

    卡卡洛夫表情古怪的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叹道,“你完了,克鲁姆。”

    威克多怔了怔,而后笑了起来,“也许吧。”

    “别笑,别不当回事,以后想哭都来不及。”卡卡洛夫短促的哼哼。

    “但是我现在的感觉还不坏,事实上好得不得了。”

    “那是因为你们还年轻,年轻的时候看什么都是好的,即使不好也觉得早晚有一天会变好,年轻就是这样,认为什么都可以拿来挥霍,即使跌倒也觉得好笑。”卡卡洛夫摇摇头。

    威克多无所谓的耸耸肩,“既然年轻人都这样,那么我为什么不能这样?您也说了,我还年轻。”

    卡卡洛夫噎了一下,摆摆手,没再把这个话题深入下去。

    卡卡洛夫认为以威克多现在的年纪和阅历,说这话确实太早,他根本听不进去。

    之后,德校的其他学生陆陆续续的起来,他们对今天的比赛也是期待得不行,第一个项目结束后,威克多和霍格沃茨的哈利·波特都拿到了40分,算打了个平手,但波特是东道主选手,所以威克多在名次排位上被压了一头。

    对三强争霸赛赛做了跟踪报告的《预言家日报》把哈利·波特的名字放得斗大,摆在头版头条,明明比分一样,位列第二的威克多的名字却渺小得不值一提。

    这让德校代表队情何以堪,他们奔走相告,群情激愤,脾气暴躁的当场就把挂着“未来冠军波特”字样的报纸翻出来垫盘子,心底坚定的认为威克多这回一定能把比分拉开,扩大优势。

    徳姆斯特朗的学生整个早餐时间都在脑补这件事。

    威克多并没有去霍格沃茨吃早饭,待在湖面上能使他的心情舒缓,他注意到卡捷宁教授一直没有出现,顿时欣慰不已,至少卡捷宁比眼前这位卡卡洛夫办事靠谱,幸好跟着里格一块儿去的不是卡卡洛夫。

    也幸好卡卡洛夫不知道威克多在想什么。

    校长先生对威克多貌似四平八稳的做法十分赞同,这位小心眼的校长觉得威克多和另几位选手关系处得太好,在他看来只要维持表面功夫完全足矣,即使关系好也不能让别的选手为此放弃夺冠的目的,所以关系好了又能如何?

    卡卡洛夫式的人际交往就是这么“实在”。

    威克多九点不到就在卡卡洛夫的带领下乘小船去了集合地点,豆荚和奶糖分别被学生抱着,在甲板上等消息,以便第一时间乘船前往目的地为威克多加油。

    选手集合的地方位于湖泊的中心,一个由宽大的木条搭建起来的临时着陆点,其实就是一个大平台,威克多登上去的时候,芙蓉已经到了,东道主的两位选手还没有抵达。

    这是新年以后威克多第一次与芙蓉见面,平时在霍格沃茨的校园里虽偶有相遇,不是她看见他的背影,就是他与她擦身而过,几乎没有交集。

    芙蓉依然风姿绰约,美艳不可方物,只是今天的法国美人脸色有点小苍白。

    湖面上寒风凛冽,每个人都被吹得鼻头通红,毫无气氛可言,在这样的气候下,英国魔法部的官员都无心炒作气氛了。

    芙蓉机械性的裹紧大衣,神态更显浮躁不安,身边的马克西姆夫人与她说话,她也是心不在焉的点头,或者半天才吭一声。

    还有一点与往常不太一样,芙蓉没有上来和他打招呼,和芙蓉相处的时间长了,就能发现,她其实不是为了引人注目才老是和威克多打招呼,大美人对所谓的避嫌不屑一顾,单纯的认为这是一种礼貌,大家都认识,不能视而不见。

    当然,大美人对不认识的人也还是一如既往的不近人情。

    威克多不由得心里一动,看来她也知道她的宝贝“丢”在哪儿了。

    不多时,塞德里克和哈利一前一后抵达,两个人的脸色也不太好。

    邓布利多没有参与这次的赛前动员,他摆摆手,主持集合重任的巴蒂·克劳奇走上前来。克劳奇讲了几句场面话,又说了一些杜绝作弊的警言,然后才把话头转到第二个项目上。

    他说:“程序基本和上一场比赛一样,大家先来抽签吧。”

    穆迪捧着一个上方挖了一个窟窿的盒子走过来,巴蒂·克劳奇把手指向第一场“冠军”哈利,穆迪却把箱子递到了卡卡洛夫面前。

    卡卡洛夫在穆迪面前不由自主的退了一小步,穆迪见了,嘴角一勾,表情充满了嘲弄。

    卡卡洛夫看着箱子,迟疑的说:“我抽?”

    “别想作弊,没门!”穆迪没好气的哼哧。

    克劳奇脸色变得很难看,但是他一向对穆迪那疯子没辙,只好默认了穆迪的临时起意,让徳姆斯特朗先抽签。

    卡卡洛夫一下子摆脱了对穆迪的畏惧,用力朝手掌哈了一口气,搓了搓手,把手伸进箱子里去,掏了半天,掏出一块牌子。

    卡卡洛夫把牌子死死攥在手里,想摊手看看,穆迪突然喝道,“干什么?!”

    卡卡洛夫一吓,手里的牌子啪一声掉在脚边。

    穆迪一脚踩上去,对他警告道,“作弊,没门!”

    卡卡洛夫欲哭无泪,委屈的不行,他就是想看看,怎么成作弊了?

    穆迪小心翼翼的捂住箱子,弯腰拾起牌子,“4号。”他对邓布利多说。

    卡卡洛夫总觉得他的笑容很古怪,但是穆迪不给他观察下去的机会,迈步走向了哈利身边的麦格教授。

    抽签结束后,四位选手的牌号分别是威克多4号,哈利2号,塞德里克3号,芙蓉1号。

    这个号码与先后顺序不相干,而是和起始点有联系。

    第二个项目的谜题这个时候正式对外揭晓,四位选手都把自己的宝贝丢在湖里,那些宝贝现在是人鱼们手中的人质,勇士们需要从人鱼的歌声中参透线索,寻到人质并带回陆地,比赛时间为一个小时。

    这就是埋藏在金蛋中的秘密。

    除了这个集合台——也可以称之为主席台,除了这个台子,霍格沃茨为了第二个项目,还另外搭建了东南西北四个不同方位的台子,每个台子对应一个号码牌。

    也就是说四位选手并不在同一个地点下水。

    威克多的4号在北台,哈利的2号在南台,塞德里克的3号在东台,芙蓉的1号在西台。

    选手们拿着号码牌,在主席台边搭乘小船,朝各自的出发点驶去。

    ***

    德校学生们已经乘船抵达了北台,以德拉科为首的一群斯莱特林也陆续登上这个台子,八面来风,空空荡荡的台子顿时热闹起来。

    德校学生编了一首加油歌,非常豪迈的引吭高歌,一时间威震四方,很有点“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意思。撇去打气歌动听与否不谈,造势效果极好,大家欲罢不能唱了还想唱。

    斯莱特林们不懂德语,格格不入的站在一边,德拉科听了一会儿学会了,调子简单朗朗上口,不一会儿就和德校学生们勾肩搭背一同嗷嗷嗷,使得一众英国同学又惊讶又羡慕。

    [加油!]豆荚对周围的一切置之不理,又开始神神叨叨:[就算不行了,也要拼尽最后一口气游上来呼救!]

    豆荚猫曾经历过父母双双离世的痛苦,寂寞了几个世纪才等来今天热闹的幸福生活,所以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坐立不安,草木皆兵到了谨小慎微的地步。

    想通了这一点,威克多宽容微笑,好脾气的连连点头称好。

    威克多脱掉外套和长裤,开始活动筋骨,舒展肌肉,准备就绪后突然想起什么,左右张望着在心里问豆荚,【小八呢?还有奥拉尔也没来。】

    昨天睡觉之前他特地去信使房间和奥拉尔说了这件事,也因此见到了令他忍俊不禁的一幕。

    [你走了以后它们也走了。]

    【走了?】威克多纳闷,【走到哪儿去?】

    [奥拉尔驮着小八眼飞出去了,那个小八眼一路“飞飞”、“飞飞”叫个不停。]

    豆荚猫的腔调有点啼笑皆非。

    ***

    又吹了一会儿冷风,主席台那方终于决定不再折磨望眼欲穿的四位选手,丢出一颗红色信号弹,信号弹流星般由下而上直入云霄,艳丽的火光在高空璀璨绽放,染红了大片湖面,也成功阻止了卡卡洛夫那“催人泪下”的滔滔不绝,两名不苟言笑的魔法部官员在心里咆哮着“梅林万岁”,泪流满面的目送威克多顶着一个大气泡跃入水中。

    湖水冰冷刺骨,威克多拼命甩手,待习惯后抬眼左右张望,他所在的这片湖区内的光照并不充足,带型水草生长繁茂,遮天蔽日,从上方往下看,湖底深幽晦暗,莫测难辨。

    湖水并不清澈,甚至有些浑浊。

    可以说他这次的抽签运相当不给力。

    为了能看得更远,他没有着急下潜,而是利用有限的光照进行初步查找,这次的拯救人质行动时限一个小时,他必须先确定人鱼的位置。

    威克多大致判断了某个方位,而后全力朝那方游去。

    湖面上,一个大黑影自他下水的地方一晃而过,又盘旋了一阵,才依依不舍的飞离。

    大黑影飞过了主席台,而后在空中一个大拐弯,朝另一个方位飞去。

    飞过湖泊,飞进了黑色的森林。

    奥拉尔急速扑棱几下翅膀,利用气流朝前滑翔了一段,背上的小八又开始兴奋的尖叫,直到它精准的降落在一块凸起的大岩石上,小八才重归沉寂。

    早就等在这里的八眼太子顺着蛛丝落下,有些忌惮的停在了奥拉尔的上方。

    马人贝恩是个急性子,白隼连着两天没来,他连着寂寞了两天,于是迫不及待的问道,“怎么样怎么样?他什么时候能来?”

    贝恩还指望白隼今天能进树林,瞧,他把耗子都带来了。

    “里格,水里,威威,下水,救命。”小八自打跟了海姆达尔以后,说话越发言简意赅了。

    贝恩不了解当中的来龙去脉,所以听得一头雾水。

    “我前面跟你说了他们在举办三强争霸赛,今天正好是第二个项目,你就死心吧。”八眼太子从来都把打击马人到一蹶不振视为不可推卸的重任。

    坐在凸起大石头边上的庞洛克“咿呀”叫了一声,太子马上抓住机遇:“听听,庞洛克都明白了。”

    贝恩讪讪的别开眼,嘴里不甘心的嘀嘀咕咕,“在水里能干什么?人类就是能折腾!”

    “不干什么,里格现在算是人鱼的人质,那个男朋友是选手,任务就是把他救上来。”八眼太子倒是对三强一直挺好奇,转而问小八,“这个项目有时间限制吗?”

    “一个小时。”小八细声细气但口齿清晰。

    “人鱼的人质?科科斯疯了?它怎么变得和人类一样出尔反尔、倒打一耙?!”贝恩本来就对前因后果漠不关心,听八眼太子解释时也漫不经心,左耳进右耳出,乍闻这个匪夷所思的消息,一下就炸毛了。

    “……你其实是混血吧?”八眼太子憋了老半天,才说出这么一句话。

    贝恩顿时暴跳如雷。

    太子机灵的掉头躲到树上去,任贝恩在下面因鞭长莫及而大发雷霆。

    奥拉尔惊得振翅而起,庞洛克也不见了踪影,被殃及池鱼的小动物们纷纷跑出来对着贝恩愤怒得上蹿下跳。

    他的智商太侮辱马人了,稳坐钓鱼台的八眼太子忍不住发出这样的感慨。

    TBC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