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爱如火,霸道总裁宠定你 第587章 世纪求婚(大结局)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烈爱如火,霸道总裁宠定你最新章节!

    应小菡和南宫烈在美国这栋私人治疗所一直待到他第二次手术结束后。

    身体渐渐恢复些,这才动身准备回京都。

    而这期间,应予郗那边并没有什么动静。

    一开始应小菡忍者没问,后来南宫烈说已经跟予郗那边说了。他们会安心的在京都等他们回来。

    应小菡这才放心下来。

    在疗养所呆了一个多月,终于准备启辰回京都了。

    他们一家终于要真正的团聚了。

    这一刻,他们都期待太久了。

    应小菡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南宫烈上了飞机。

    私人飞机上,一切物品也都是准备好的。

    南宫烈的专门的医护人员都是随行的,在他腿没完全好之前,那些医护人员都得跟着一起回京都才行。

    “这么开心。”

    南宫烈自然看出了她情绪上的兴奋与开心。

    从昨晚说今天动身会京都时,她收拾东西时,就止不住的满是雀跃了。

    “当然啦,你不开心吗?马上就可以见到予郗、念念、慕辰了,你一点也不开心?”

    应小菡扭头看着他,反问道。

    “我很想他们,但是……”

    “没关系的,烈,你该知道,他们是你的孩子,而你在他们心中永远都是那个让他们自豪让他们骄傲的父亲。”

    “就算你现在还没发站起来,没发好好抱抱念念,但是,你在她心中的形象的永远都是高大而又伟岸的。”

    “既然决定回去了,就不要想这么多了,念念一定想死你,这爱哭的小丫头,也不知道哭了多少次呢。”

    南宫烈听着应小菡那些话,一颗心也渐渐的变得柔软下来。

    “是啊,我们一家人分离了这么久,也确实该团聚了。”

    南宫烈看着窗外,越来越小的城市,嘴角拂过一抹释然的笑来。

    应小菡看着他那模样,笑着靠在他怀里,“是的,我们一家人该团聚了。”

    早就该团聚了。

    ……

    回到京都的时候,是下午三点多。

    予郗和南宫念他们都到机场专用出口哪儿接他们。

    应小菡才推着南宫烈出来没走几步,就有个身影大叫的朝他们奔来……

    “汪汪汪——”

    “阿呆!”

    应小菡看着朝他们奔来的阿呆赶紧跑到前面来一把抱住了阿呆跳起来的前脚。

    “阿呆,你也来接我们了啊!”

    应小菡惊喜的道。摸着阿呆的脑袋,满是兴奋。

    “妈咪——妈咪——”

    而不一会儿,不远处南宫念那小家伙就跑来了。

    远远的,还没跑近,就已能听到她那响彻大厅的声音了。

    “我爸比呢?爸比——”

    南宫念一开始只看到站在南宫烈身前的应小菡,所以嘴里激动的喊着应小菡。

    走进后,她急切的问着南宫烈在哪儿,然而话才出就看到应小菡身后,坐在轮椅上的南宫烈。

    小家伙立马就朝他南宫烈扑去,哭着大叫道:“爸比……爸比……你终于回来了。”

    南宫烈接过南宫念那柔软的小身子,看她哭成那样,一颗心也有些难过内疚。

    这么小的孩子,这段日子肯定吓死了吧。

    “好了,念念,我们先回家吧。”

    应小菡弯身抱过扑在南宫烈的怀里的南宫念,南宫念原本有些舍得不的,但是她看到南宫烈的绑着绷带的腿,所以,很是乖的让应小菡抱起了她没有闹。

    只不过一双满是泪的眼依旧盯着南宫烈。

    应小菡抱着南宫念一转身,就看到站在不远处的应予郗和慕辰。

    他俩站在哪儿,应予郗脸上带着柔和的笑意。

    “Claire,levon,欢迎你们回家。”

    应小菡看着应予郗嘴角的笑,心里涌过很多情绪。

    这是她儿子,一个是家中顶梁柱的孩子。

    “谢谢你予郗,妈妈……”

    “抱歉和谢谢的话就不要说,一家人就不要说这种客套的话了。”

    应予郗说着走到南宫烈身后,很是自然推着他的轮椅往前去。

    南宫烈看着走在他一旁的慕辰,笑了笑道:“想我了吗?”

    慕辰咬着唇,眼睛红红的看着他,随后,点了点头。

    “心里怪爸爸?”

    南宫烈见慕辰那样又问。

    这话虽是对着慕辰的问,但是,明显应予郗和南宫念都是可以听得到。

    慕辰看着南宫烈,又一次重重的点了点头。

    南宫烈笑了,眼角也有些水汽,“对不起,爸爸以后不会了。”

    南宫烈那话一出慕辰眼泪出来了。

    不过小家伙自尊心太强,立马就扭过脑袋去,擦了擦。

    南宫烈伸手摸了摸慕辰的小脑袋。

    南宫念一直低着头看着南宫烈,她小嘴张了张,声音清脆的开口道:“爸比,我不怪你,可你以后不要在离开念念这么久了,好么。”

    南宫念小嘴甜甜的道。

    南宫烈听着那话抬头看着应小菡肩头的南宫念,笑着点了点头,“好啊,不过,等你嫁人了,可就是你要离开爸爸妈妈了。”

    “我才不要了!我不嫁人!”

    南宫念噘嘴小嘴不满的道。

    南宫烈和应予郗听着那话都不禁的笑了起来。

    经历了这么多的风风雨雨,坎坎坷坷,他们一家人终于团聚了。

    这一刻,连平时不怎么爱笑的予郗、南宫烈、慕辰,嘴角眼梢都忍不住的满是笑意。

    他们一路开心的回家。

    回到家,一切都还是那么熟悉,一切也似是变得完美。

    应予郗和应小菡在厨房里做着晚饭。

    南宫烈与慕辰,南宫念在客厅里玩闹着。

    南宫念给他看他不在时,她画的他,画的他们一家人的全家福……

    慕辰看着南宫烈的腿,心里满是心疼的。

    阿呆趴在厨房南宫烈身旁,一双眼是不是看下他。

    这一刻,南宫烈才真的觉得,上天真的待他不薄,以前他总觉得上天让他经历了太多的苦难,可如今他觉得,那一切都是值得。

    没有经历的那些分离与苦难,他有怎么能更深的体会这一刻,一家团聚的时刻有多温馨呢。

    他南宫烈何曾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个温馨的家,会有这么几个聪明而又乖巧的孩子。

    还有……他爱的女人。

    他扭头看向在厨房里做饭的应小菡。

    为了他的伤可以尽快的好起来,她这段时间每天都会去厨房跟厨师学着煲各种有利于骨头生长的汤。

    对他照顾的可谓是悉心极了。

    这样的她,这样的家,他们一家的团聚虽然晚了点,但好在,他们一家人都在。

    ……

    回到京都,转眼间一家过去三个月了。

    这三个月里,南宫烈每日都在治疗与复建中。

    如今已经可以拄着拐杖慢慢的自己走路了。

    公司的事情几乎全都是有应予郗在打理,偶尔有些项目也会过问下南宫烈。

    南宫念和慕辰已经开始上幼儿班了。

    虽然两个小家伙都不爱上学,觉得幼儿园很无聊。

    特别是慕辰,觉得教的那些东西太简单无趣了。

    但是应小菡还是希望慕辰不要想予郗那样,成长的太快,希望他多跟同龄的小朋友一起多相处相处。

    不要年纪小小的就那么成熟的。

    这天周末,中午吃饭完后,应小菡才在家睡了个午觉,就接到南宫淼打来的电话,说要她陪她出去逛街。

    应小菡本是不想去的,但是南宫烈说,“她着终于出月子,如今终于可以下地乱跑了,你就陪她出去玩玩好了。”

    应小菡听着那话,算了算,皱着眉道:“她不是早就出月子了吗?”

    他们回京都的时候,南宫淼可都已经生了呢。

    “还不是左煜城,管她管的太严,而且他家那儿子也粘她!”

    听着南宫烈那话,应小菡忍不住的笑了笑。

    没想到那个疯丫头南宫淼也有被人管住的时候。

    “你就陪她出去玩会儿吧,我下午正好也有个会。”

    “什么会?要去哪儿开啊?”应小菡知道他最近有开始工作了,但依旧有些担心他不太注意自己的腿。

    “就在家,视频会议!”

    南宫烈那她紧张的模样没好气的道。

    “哦。”

    应小菡听了后,这次点了点头,“那好吧,我就陪她出去逛逛,不过,你在家别自己上下楼还是要注意啊,医生说了,这是最后的一段日子了,你不要太过着急。”

    应小菡很担心南宫烈急与丢掉拐杖而弄伤了自己腿。

    好不容易,复建恢复的都快差不多了。

    “知道了,应小姐,您不觉得,你如今越来越像大妈了吗?”

    南宫烈无语的调侃这他。

    应小菡瞪了他一眼,扭头会房间里好好把自己打扮了打扮。

    她知道她这段日子,由于每天在家陪着南宫烈复建有些过于邋遢了,没怎么好好收拾打理自己。

    这样想着应小菡就更是要把自己好好打扮打扮的。

    一会儿要让南宫烈那个混蛋眼前一亮,看他还说她像大妈的!

    应小菡挑了一条桃花色的连衣裙,头发也盘了起来扎成一个丸子头。

    她个子本就小巧,加上这段时日给南宫烈弄得各种汤,身材也渐渐恢复了些,不像之前那么瘦骨嶙峋了。

    然后在配上清醒靓丽的妆容,看着简直几跟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凉般,那看得出来是三个孩子的妈啊!

    应小菡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很是满意的穿着高跟鞋拿了包包准备出门。

    倒不是她故意扮嫩,而是南宫烈喜欢她穿粉色的,所以她就习惯性的挑了条粉色的裙子穿上。

    应小菡自己开着车去到南宫淼约她的世纪广场。

    她去到那儿,停好车后,就跟南宫淼打了电话。

    南宫淼说她已经到了,让她乘电梯去什么二十多楼的一个咖啡厅,说她在哪儿等她。

    应小菡也没多想就按南宫淼说的,做电梯去了楼上那个什么咖啡厅。

    只是到了楼上后,应小菡找了半天也没找到那个什么咖啡厅,给南宫淼打电话,电话却总是在通话中。

    搞什么鬼的!

    这丫头跟谁打电话呢,打这么久的。

    应小菡在楼上晃悠,可是这层楼上好似都是一些办公楼,都是一些什么创意的类的小公司以及工作室什么的,没看到什么咖啡厅啊。

    不过走了走,应小菡发现这儿视野不错,可以看到世纪大楼对面的京都高塔的,另一面就是大海,海风时不时的吹来,倒也挺舒服的。

    “天呐,这是弄得什么……”

    “哇!这是求婚么!”

    “谁呐,这么大的排场!

    突然应小菡看到那边落地窗边为了不少人,往下看着。

    应小菡好奇的走过去的,不过才走过去,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事,突然耳边都是叫着她名字……

    “应小菡是谁啊?谁叫应小菡啊?”

    “噢,我的天,是南宫集团总裁求婚诶!”

    “到底谁是应小菡,这……这太幸福了吧!”

    “喂!你们,在说什么?谁求婚?!”

    听着那边一群女生时不时的尖叫,应小菡脑子里有些懵。

    她刚刚出门的时候,他还说……

    应小菡突然反应过来不对劲,赶紧跑了过去,努力的拨开人群。

    “对不起,让一让……让我看下!”

    应小菡有些不敢相信的拨开人群。

    “喂!你激动啥啊,又不是跟你求婚的!”

    应小菡有些激动,被她推开的人有些没好气的超她瞪了眼。

    应小菡好不容易挤到落地窗边。

    她低头往下看去。

    只见世纪广场下,原本熙熙攘攘非常热闹的广场,已经被清空的一个人也没有的,只有大束大束的鲜花摆成的……

    广场下面是用一大束一大束的鲜花摆成了两个字母与一个爱心。

    字母L与H间有着一个大大的爱心。

    烈……菡……

    就在应小菡盯着那广场下面的鲜花是,她突然有些疑惑,那些女人是怎么知道求婚对象是应小菡的。

    她抬头,突然看到世纪大楼对面的大楼上落下了两条横幅,上面写着……

    应小菡,嫁给我!

    应小菡这才猛然震惊愣住了。

    然而,就在她盯着那横幅发愣时,耳边突然想起一阵尖叫声——

    “啊!南宫烈,那是南宫烈么!”

    那尖叫声太过刺耳,震得应小菡立马回过神来,她低头一看只见南宫烈从一辆黑色的加长豪车里出来。

    他没有……

    应小菡看着他一身黑色西装,手里捧着一大束花,手边却是没有拄拐杖的……

    她看着他站在哪儿,整个人吓得脸色一白。

    这人搞什么,他怎么没有拄拐杖的就跑出来,还……

    应小菡下意识的往下跑去。

    本以为电梯会很挤人很多,却发现,电梯口居然没人的,她一路很快就跑到了楼下。

    出了大楼,她一眼就看到站在大楼门口不远处喷泉旁的南宫烈。

    他一身帅气的西装,一手拿着鲜花,一手拿着钻戒,就那样一脸帅气微笑的看着她。

    应小菡被他那笑容被他那身帅气弄得愣住了。

    只不过,他敢抬步超她走了一步,应小菡就立马下意识的反应到——

    “别!别过了,我走过来就好!”

    应小菡说着就准备快步跑过去,不过,步子才准备动,就被南宫烈给制止了。

    “不!小菡,不要动,让我走过来!”

    南宫烈话语虽不大,但是却是非常严肃非常坚定。

    他看着目光带着股让人不可抗拒的命令。

    应小菡被他那目光弄得控制不住的定住了脚步。

    她目光紧张的看着他……

    然而,他却步伐很稳的一步一步的朝她走了过来。

    应小菡盯着他那稳健的步子,一脸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

    他的腿……

    然而,就在他愣神间,南宫烈人已经走到了她身前了。

    他突然朝她跪了下来,就跪在她身前。

    南宫烈这一跪,顿时广场外围围着的围观群众都倒吸了口气。

    没有人会想到,南宫烈会当众求婚的,当众求婚不算,居然还会下跪求婚的!

    “应小菡,嫁给我吧。”

    南宫烈跪在她身前,打开了手中装着钻戒的盒子。

    应小菡听着那话,猛然回过神来,下意识的感觉扶起了他。

    “你……你的腿,你怎么能下跪呢,你……”

    应小菡记得他的一直还是不能弯曲的,怎么可以下跪呢!

    “这不是好好的吗?”

    南宫烈低头看着她那副紧张的模样笑着道。

    “你……你已经好了吗?”

    应小菡依旧有些不可置信盯着他。

    害怕他是在强撑。

    “三天前完全好的,只是让他们帮我瞒着你了。”

    应小菡听着南宫烈那话,脑袋里又惊又喜,不过反应过来有些怒意。

    “你……你这个大坏蛋!”

    应小菡一锤垂在他胸上,南宫烈只是笑着看她,提醒道:“应小姐,我现在在求婚呢。”

    “哦,这个样子啊,我刚刚有些没反应过里呢。”

    她刚刚比较在意他的腿好么,居然就这样……

    “可已经把我扶起来,那就是……”

    “才不……唔!”

    应小菡才想诋毁,嘴巴就被南宫烈一把给封住了。

    应小菡仰着头承受着他的吻,不一会儿就在他的引诱下,开始勾上他的脖子回应起来。

    这个坏人。

    这一幕,在京都好多人亲眼见证的人中,过了好多年依旧会有不少女子回忆起那天。

    那天世纪广场的那一幕浪漫,震惊羡煞了多少人。

    世纪广场上,就如一场世纪之恋般,浪漫的让人忘记呼吸。

    喷泉白鸽、鲜花烟火,以及那对从黄昏相拥相吻到日暮的男女。

    此后,在京都留下了一出人们耳熟能道的佳话。

    都说南宫集团总裁南宫烈,为人冷漠冷淡,叱咤商坛多载,却对一个女子倾尽心的宠到了极点。

    而对于应小菡来说,这场求婚最令她惊喜的,就是他又恢复如初了。

    他终于又是那个无所不能的南宫烈了。

    而他,在这一天,当着世人的面,告诉全世界:他爱的人叫应小菡,他要娶她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