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我要亲你了 68.番外(三)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嘘,我要亲你了最新章节!

    购买率不足80%, 订阅前面未订章节就可以马上阅读本章了哦~

    于玉欣顿时瞪着屏幕里的儿子, 不得已对他重新审视了一番。

    许茂之长得像爸爸多一些,硬朗寡淡。

    许麟则继承了妈妈的清秀美貌,招女孩子们喜欢, 小的时候就常常有人把他认成女生,虽然个头高, 但现在长大了还是个磨人的小妖孽。

    这么乍一看, 自家这儿子还真是俊,比老大还要俊。

    许麟被亲妈盯得有些不好意思,对着她笑了笑,看起来倒是没心没肺的:“妈, 我困死了,我先睡了哈。明天我还要五点早起去排练演唱会的歌舞呢,拜拜。”

    “乖儿子, 你等等, 妈还有话问你——”

    “喂?你小子……”

    许麟不等她开口问,就按下了视频的挂断键。

    于玉欣攥着手机,心情倒莫名畅快了,拿纸巾擦了擦眼泪,也不觉得心力交瘁了。

    这时, 许围安听见自家夫人总算是消停了,也才敢穿着睡衣行动迟缓地爬上了床, 语言苍白地在一旁安慰了几句:“你呀, 想通了就好, 这孩子都有自己的路要走,我早就跟你说插手也是没用的,到头来就知道给孩子们添麻烦。”

    于玉欣傲娇地瞪了丈夫一眼,突然起了兴致,起身去拿了个贵妇眼部精油,还用美容仪给自己哭肿的双眼皮按摩了起来,突然满怀期待地问:“老公啊,你觉得小楚跟我们家小儿子怎么样?”

    许围安上了年纪,本来看着电视都要睡着了,听到这个问题,一下子惊醒过来:“你说小楚……和许麟?什么怎么样?”

    “就是,他们俩凑一对呗。”

    许围安咳了咳,“这两孩子的年纪恐怕不合适吧……”

    “都是一男一女,有什么不合适的?再说女大三抱金砖,我看就挺般配的。”

    于玉欣这会儿占了理就不肯放。

    “那你还没问过这两孩子的心思呢,许麟和小楚他们两个从小就是姐弟一样的关系,长大了之后也没有什么特别亲近的往来。估计也从来没那想法吧,你又瞎凑活什么呢。”

    “你怎么知道他们就没想法了?再说这感情的事,也是要以后找机会慢慢培养的嘛。而且我倒是觉得,许麟八成乐意。”

    -

    周末。

    聂楚一个人在录音室呆了一会儿,把一些收尾工作处理了一下,就打算回家。

    今天于阿姨心血来潮,说九岁的小侄女想去看K-one演唱会,就问聂楚能不能带她去。

    K-one两周年巡回演唱会一票难求,不过对于阿姨来说买到票不是什么难事,难的是让她去看演出。

    之前许麟出道男团的时候,于阿姨就不太乐意,所以许麟出道这两年来,也从来没见过她特意为了许麟看过什么节目、听过什么歌。

    上次在逛街的时候听到K-one的音乐MV,于阿姨还对他们的作品不吝啬地评价了“吵吵嚷嚷”这四个字。

    所以就算是小侄女缠着说想看演唱会,于阿姨她也不想去那么聒噪的现场,干脆就把这任务交给了聂楚。

    聂楚推脱不掉,不过觉得去看看演唱会也挺好的,可以放松放松。就开车去把许家小侄女接了过来,一起前往市体育中心。

    演唱会是八点开始,她们七点就进场了。

    能容纳三万人的体育馆场中,她们的位置还是最靠近舞台的VIP专座,正中间的位置。

    “来,米米,你坐这里。”

    许米米是许麟的堂妹,现在才刚上小学,由于寒暑假经常来许家串门,跟聂楚也比较熟。

    “谢谢堂嫂嫂。”许米米乖巧懂事。

    “堂嫂嫂”这称呼是米米从会说话那会儿就这么叫的。

    聂楚是许家早认定的儿媳,于玉欣从小就教着还不懂事的米米这么叫她,借着童言无忌听着也开心。

    叫了这么多年,孩子一时也无法改口,聂楚也就没怎么在意,就把这声“堂嫂”当成是一种单纯亲切的称呼。

    许米米第一次来看堂哥的演唱会,很是兴奋,刚才在门口检票的时候就买了一堆杂七杂八的小物件藏在她的小书包。

    这时,她在座位上一一掏了出来,除了一些零食和饮料,都是一堆红色的应援物。

    红色是许麟的应援色。

    “堂嫂嫂,这个给你——”

    许米米的言行像个小大人。

    聂楚看到那红色爱心发光发箍,上面的触角一闪一闪的,还有两个用LED灯管做成的“麟”字。

    她的内心是拒绝的……

    “米米你戴吧,我不用了。”

    许米米一脸严肃,奶声奶气地强调事情的重要性:“我们坐在第一排,到时候堂哥要看见我们的!要是他看见别人都有,我们没有,他一定会很难过的!”

    聂楚:“……”

    “我都带戴啦!你看后面的阿姨她们也都有戴!”

    聂楚扭头往后看了下后面那排迷妹女高中生,又无奈地对许米米笑了笑,最后还是拗不过这小女孩,把那闪烁的发箍带到了头上。

    等到聂楚戴上那个发箍,许米米又张罗着给聂楚两只手各塞了根荧光棒,才心满意足地坐回到椅子上,等待演唱会的开始。

    聂楚对孩子淡然一笑,内心简直羞耻。

    现场的人那么多那么乱,许麟应该不会看到打扮成这样的自己吧?

    聂楚只能在内心侥幸这么安慰自己。

    半小时后,舞台正式拉开序幕。

    绚丽舞台上,在粉丝们如汹涌浪潮的尖叫声中,五个化身天使的大男孩从空中凌跃而下。

    白色的灯光骤然聚焦,队长许麟一人白皙分明面庞被打在了屏幕上,他定格的动作美轮美奂,正如这系列演唱会的策划,是“坠入人间的天使”。

    所有的尖叫声都在这一刻屏息而止,聂楚也不由得望着舞台上的许麟,有些愣住了。

    这是她第一次看见他这么的……夺目。

    在他开嗓唱完清冽的第一句之后,再次涌来的尖叫已经快把这场馆上方的屋顶掀翻了。

    虽然声音很杂乱,但是她能分辨,所有的人都在喊“许麟”的名字。

    聂楚看着台上许麟的表演,胸口有点奇怪的感觉,连头皮都有些后知后觉的发麻。

    身旁的许米米激动地摇晃着聂楚的手臂,蹦蹦跳跳的,跟着哼不成调的曲。

    聂楚回过神来,淡淡一笑,也小幅度地跟着音乐节奏晃动起了手中的荧光棒。

    这时,许麟伴随着最后一个舞蹈的定格动作,胸口剧烈地起伏,将视线停留在了聂楚的身上,对着她脉脉一笑。

    他发现了……

    聂楚一想到自己头上的发箍,忙无措害羞地低下了头。

    就听到后排的女生感受到许麟的目光之后,已经不淡定地要疯了。

    “许麟哥哥我爱你!!!啊啊啊啊啊!”

    “我要嫁给你!许麟哥哥!!哥哥看我看我!!”

    “哥哥我永远支持你!”

    许米米也用两只小手掌环在嘴边,学着大人在旁边大声地呼叫许麟:“二堂哥,二堂哥!我我我、我和堂嫂嫂也都爱你!”

    聂楚黑线,忙一把捂住了许米米的嘴,把她这不安分的小人给拉回到了座位上。

    隔得这么近,孩子的声音在一群大人中间有点突兀,也不知道许麟听见没有……

    但愿是没有。

    在唱跳了几曲之后,几位男孩下台套了演出服,进行到今晚演出的solo-part:每个成员都会独唱,用一首歌的时间展示自己的才艺。

    许麟是压轴出场的。

    这个part也是粉丝近距离接触自己偶像的好机会。

    前奏还没放完,许麟手上的鲜花就已经多得塞不下了。

    许米米这时也在小书包里翻了翻,最后找出一朵红玫瑰,郑重其事地把花塞到了聂楚的手里:“堂嫂嫂,你快去给二堂哥送花!”

    “米米,你原来还准备了花啊……”

    许米米嘟哝着小嘴,头头是道:“当然啦,你看这么多人都送啦,要是我们不送,二堂哥会觉得我们很小气的,我可是作足准备来的呢!”

    现在这小姑娘的攀比心理还真是特殊。

    聂楚无奈一笑:“好好好,那你上去把花送给你二堂哥吧,他应该会很开心的。”

    话音刚落,许麟就已经拿着话筒从台上走到了台下,出现在聂楚的跟前,下一秒,就向她伸出了手。

    身边一圈的粉丝都已经要疯了。

    聂楚却傻愣着,盯着他精致的笑脸,耳边徘徊着他温柔的歌声,完全是出于无意识的,才怔怔地把那只略显得寒碜单薄的玫瑰递到了许麟的手里。

    聂楚心里还在纠结,自己到底是怎么把花送出的……

    然后,此时演唱会两边的大屏幕的画面中:K-one队长许麟主动伸出了一只手,弯腰去拥抱答谢了现场这位送花的美女粉丝!

    拥抱时间长达整整十五秒!!!

    全场的三万粉丝都要沸腾了!

    “谢谢你的花,我很喜欢。”

    她以为会是许麟的消息,结果不是,是每晚都会推送的公众号广告而已。

    本来跟许麟发生了那件事之后,她整个星期还只是担忧。

    直到今天看到了许麟对自己的态度,她觉得自己都有些神经敏感了……

    聂楚睡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她知道再这样下去不行。

    许麟年轻不懂事,可能会觉得一夜激情之后,自己这个姐姐于他来说会有点特别。

    而且在她的印象里许麟应该没有谈过什么恋爱,缺乏恋爱经验的孩子,就容易会有这种依赖心理。

    但她可是个成熟的大人了,一定要及时打住这种不正常的关系,不能给爸爸妈妈和叔叔阿姨带来什么麻烦和困扰。

    她终于冷静了下来,主动给许麟编辑了一条微信,把原来自己本来打算在下午见他时说的话发了出去。

    【许麟,那天晚上我喝多了,先跟你说一声对不起。但是,我希望我们的关系能仍然保留在以前,所以今天的事我都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要是你觉得你吃了亏,需要什么赔偿,我也都可以尽我所能补偿你。】

    将这条短信发出去之后,聂楚的心里终于好受了一点。

    很快,许麟就回复了:【任何补偿都可以吗?】

    聂楚很大方:【是的,只要是在我能够承受得起的范围之内。】

    许麟:【那……】

    许麟:【可不可以……】

    许麟:【再来一次?】

    聂楚盯着那三行字,气得半天一句话都接不上。

    她最后直接把手机静音关了,捂在了枕头下。

    ——结果聂楚还是一夜都没睡好。

    -

    天还没亮就醒了,她又睡不回去,干脆六点就起床,开车去了工作室。

    清晨的困意,让她暂时把昨天晚上的不快给抛到了脑后。

    在工作室泡好热水,又练了一段配音演员的基本功,同事们才陆陆续续来上班。

    “楚姐早——”

    “早。”

    聂楚带着耳麦,专注地调试着配音室里的设备。

    这一行做久了,不仅是对声音和表现力的磨练,也得常年和话筒与调音设备作伴。

    有的时候要是临时出了什么紧急故障,这位美人也会拿着螺丝刀和扳手亲自上手修理。

    聂楚生着一双细长勾人的杏眼,水汪汪的,可她的嘴角又是天生微微下沉的。不笑的时候,有点厌世脸的惹人怜;可偶尔一笑起来,连春风十里也比不过她。

    她不是普遍意义上的美人相,却有一种出尘绝美的天仙气质,美得很特殊。

    本来凭聂楚这样的外貌条件和专业素养,完全可以进入娱乐圈接戏拍。在曾经美女如云的表演系,聂楚就有幸连续三年被评选为系花。

    就连当今的四小花旦,也不一定能与她的美貌平分秋色。何况她的台词功底,还是一般演员都无法企及的。

    当年她还在上学的时候,就有不少制片和导演找到她拍戏,但是都被聂楚婉拒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